局座我是一个俗(穷)人,平时的休闲爱好不像我们的大潘子一样,能够动不动就带个菲菲子、苍苍子、井井子、空空子啥的,去故宫拍个定制版的雪景,然后在微博凡尔赛地秀一把:

既然是俗(穷)人,兴趣爱好也比较俗,平时的娱乐就是刷刷短视频。前阵子,某音经常给局座推荐一些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小姐姐。

正在看的津津有味,口水横飞之际,突然发现这些小姐姐除了胸大腰细臀围圆之外,还个个都是豪宅靓车加持:

同样都是90后,为什么这些小哥哥小姐姐都这么优秀?看着看着,突然觉得自己爱不释手的五菱宏光迷你加长豪华高配版,它就不香了。

从那之后,某音再给我推荐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小姐姐的时候,局座我都是三下五除二,把男人该关注的几个点看完之后,快速地划走,不给她们任何展示豪宅靓车的机会。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某音对一批这样的小姐姐的账号进行了处理,理由是:

局座对此拍手称快,因为这样的好处立竿见影。从那之后,看小姐姐们表演就轻松多了,再也不用担心血脉膨胀之际,被突然蹦出来的豪宅豪车搞得垂头丧气。

就在某音打击了一批炫富显摆的账号之后。最近,一家觉悟很高的券商机构,也紧跟时代的魔鬼步伐,搞了一个内部员工行为准则(试行版)。

提笔就是“为坚持共同富裕的社会价值观”。看这思想觉悟和政治站位,又是共同富裕,又是社会价值观,格局一下子就上来了。

除了紧跟共同富裕这个宏观叙事之外,他们也进一步落地落小,指出这样做是:避免高调炫富行为给公司乃至整个行业带来负面影响。

当然,这份内部员工的行为准则,除了高度的思想觉悟和站位之外,最重要的是对员工的“炫富”行为,从衣食行,到玩乐购等各方面都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指导。

工作环境下,不允许开豪华车(100万)以上,戴高档手表(15万以上),使用高档包(5万元以上),以及其他不合时宜、奢华定制的物品。

看到这里,不得不服,这搞金融的就是搞金融的,天天和数字打交道,炫富这种非标准化的行为,硬是被妥妥地量化成了标准化的行为。

看见漂亮小姐姐拥有傲娇的上围,局座这种俗人最多用:哇哦,大,好大,真大,太TM大了这种笼统的大而化之的标准来形容。

但是如果到了这家券商精英这里,估计就是C杯,D杯,E杯,F+杯这种量化的归类了。

在佩服金融圈精英们这种标准化的工作准则之余,局座也着实感叹,之前听过传说,金融圈收入高,但是没想到这么高。

在绝大部分人眼中,宝马奔驰和奥迪,都已经算是此生仰望的豪华车了,但是在券商精英这里,什么BBA,那就是个不入流的小弟弟。

如果不是这家券商重新定义了15万以上的表才算高档表的话,之前局座眼中的豪华表,什么劳力士,欧米茄,原来都没资格叫高档,更别说奢华二字了。

再看看自己手腕上的首富李嘉诚同品牌手表西铁城,突然觉得就像块迪士尼小天才塑料表。

至于5万以上的包包,作为一个钢铁直男,局座更是大开眼界,小时候觉得皮尔卡丁、圣大保罗、路易十九、华伦地奴才是成功男人的标配,后来看电视知道了乔治阿玛尼,美国大蔻驰,迈克科尔斯。

看了这家券商对5万以上才能算是高档包的定义,原来在精英们眼中的迈克科尔斯,不过就是快消品牌一样的真维斯。

虽然这家券商精确地以万为单位,定义了100万以上才算豪华车,15万以上的手表才算高档表,5万以上的包才算高档包,但是有较真的网友也指出,这个标准还可以更细化更具体一点。

比如,100万的车,是裸车价格还是落地价格?是需要加价提车的价格还是官方指导的价格?

比如15万一块的手表,5万一个的包,是国内专柜价还是巴黎专柜价?是机场免税店的价还是海外代购价?等等,这些都可以再细化量化一点。

相较于较真的网友给券商提出了可以进一步细化量化的标准,有喜欢推理和思考的网友在看完之后提出:

这家券商看似在不让员工“炫富”,而这份员工行为准则,其实就是最大的“炫富”!

因为从理论和实践的角度来看,不允许员工在工作时间开100万以上的豪车,戴15万以上的手表,背5万以上的包包:

这份行为准则,除了要求在工作环境下不可以露富之外,也要求在网上,社交媒体上不发布工资、奖金截图和数据,不发布高端奢侈品,高端旅行,高端餐饮和酒水等内容,并且要求对外交流时回避讨论任何奢华主义的内容:

不在社交媒体平台对外展示,那么是不是在公司内部就能展示了呢?不在对外交流时讨论奢华主义,那是不是在内部就可以讨论奢华主义了呢?

都说做人要表里如一好一些,不要装不要作,如果对内对外两条标准,扮演两种人设,在这里上班确实还是蛮累蛮辛苦的。

至于这家券商为什么要求员工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工资奖金截图和数据,大概是充分吸取了行业的前车之鉴,因为稍早些时候,一位自称券商分析师的在某社交平台高调晒出了工资单:

当然,或许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这位分析师还不忘给自己灌灌鸡汤激励一下:

当然,他说的太伤人,也不是凭空凡尔赛,而是有依据的,因为他这前11个月交的税总额度是62.3万元。

国内某机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月入1000元的有6亿人,约占总人口的43%;月入5000到10000之间的有6328万人,约占总人口的4.52%;月入1万到2万之间的有784万人,约占总人口的0.56%。

这也就意味着,这位券商分析师每月缴纳个税的额度,就已经是妥妥的全国0.01%的行列了。

没有得到回复,未经证实,但是前几天北京一名26岁的女性金融从业人员的流调信息发布之后,让人们还是有机会管窥到了金融行业从业人员收入的一豹。

这位金融员工,完全没有普通打工人的996,007,她的节假日,不是在逛吃买,就是在逛吃买的路上。

而更让人羡慕的,她逛吃买的地方,基本都是非富即贵:金融街、万象汇,连卡佛,Ole、SKP。

金融街和万象汇不少人都知道,但是连卡佛,Ole、SKP估计很多人都没有听过。

如果说万象汇普通人还能逛一逛,Ole商店一般中产跳跳脚偶尔也能消费一两次的话,那么SKP和连卡佛,没点强大的内心和厚实的脸皮,普通人估计都是不太敢踏进店门的。

SKP里面的商品标价,咋眼一看,动不动就是几个零,你会以为计价单位是韩元,但仔细一看,原来都是人民币或者美元。

如果说劳斯莱斯是汽车中的王者的话,那么SKP在北京就是购物中心中的劳斯莱斯。

虽然这位女士的流调信息很详细,但是也有不严谨、或者说值得商榷的地方,那就是里面提到的去Dior奢侈品包包店购物。

局座去看了看,Dior的包,绝大部分价格都在3万块以内,说高档应该没问题,但是说奢侈品就有点不准确了。

至少,在前面那家券商精英眼里,不到3万一个的包,连高档的标准都摸不到,何谈奢侈一说?

喜欢大logo,不是因为他也是肤白貌美大长腿,而是大logo让我们亲眼看到了,有钱人的快乐,确实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199万的坐月子套餐,12万一晚的酒店套房,2万一斤的茶叶,3700元一顿的下午茶,1000元一个的榴莲……

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大logo吃垮北京改名为大logo吃遍中国,名字充满了满满的正能量,同时,在每个视频的结尾,也不再晒出账单的金额,只是会心一笑地让粉丝们猜一猜多少钱。

至此,大logo吃遍北京告诉人们,酒店可以随便住,饭可以随便吃,但是账单,不能随便晒。毕竟,这和勤劳致富,艰苦朴素的社会核心价值观——严重不符。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