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泉河在札達縣底雅鄉底雅村拐了個彎,就像轉了個舞步,歡快地跳躍著,一路改道,由東向西奔騰而去,一直奔向下游的什布奇村。

底雅,又名“地牙”,源於象雄語,是藏語系的一種,意為“水質好、村庄美”,被譽為“阿裡小江南”,平均海拔3200米,氣候濕潤,鳥語花香。

在底雅村,在一個綠樹掩映、溪流潺潺的半山坡上,一個身材高挑的60歲老人,身著艷麗的藏式服裝,在陽光下翩翩起舞,她的嘴裡唱著歌詞,她的步伐由慢變快,仿佛忘記了自己,忘記了是在自家門前草地,而是在節日舞台。

太陽高高照著,風輕輕吹著,仁增旺姆忘情地跳著。在這個忘情瞬間,我們仿佛看到一個懵懂少女,一步一個腳印,從底雅跳到札達,從青絲跳到白發,在漫漫人生路上,用舞步絢爛著自己的“宣舞人生”。

仁增旺姆的家,在底雅村榮堆組。在這裡,馬陽河和榮堆河合二為一,一路淺吟低唱,流進了象泉河。

從小就喜歡跳舞的仁增旺姆,15歲那年,迎來了人生的第一次選擇。那一年,她選擇了宣舞,喜歡上宣舞優美的舞姿、柔美的曲子。她跟父母學,跟村裡的長輩們學,甚至在夜深人靜時,她還一個人在院子裡偷偷地學。

在宣舞中,她感受到快樂,忘記了憂傷。她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學會宣舞,跳出精彩的人生。

宣舞是一種極富古韻風情且雍容華貴的,以說、唱、跳相結合的藏族傳統抒情歌舞。“宣”是象雄語,是漢語翻譯時的音譯,“玄”“宣”“鮮”都有人用過,都表示“歌舞”之意。宣舞基本表演形式是女舞者雙臂相連,男舞者手持皮鼓伴奏。盛裝的舞者邊唱邊跳,舞蹈節奏先慢后快。

宣舞與另外兩種阿裡流傳的“卡而”和“卓”(包括鍋庄),是具有濃郁象雄文化特色的兩大系列歌舞。2008年,經國務院批准,宣舞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底雅鄉地處峽谷,是宣舞盛行之地。底雅宣舞同古格宣舞一樣,原是一種宮廷舞蹈,在舊西藏,隻有貴族才能享有。而現在,在社會主義新西藏,它早已成為勞動人民的舞蹈,在節日盛會、在朋友聚會,在盛大舞台、在田間地頭,無論何時何地,人們都可以自由、快樂、盡情地跳舞,表達自己的內心真實情感和對美好生活的熱愛。

仁增旺姆就是從父輩們那裡繼承了宣舞,繼承了這一獨特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從學習宣舞的那一天起,仁增旺姆就沒有停止舞蹈的步伐,她一步一個腳印地前進,逐步成為同輩中的佼佼者,成為底雅宣舞骨干和非遺傳承人。

上世紀80年代初,札達縣為了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讓仁增旺姆負責宣舞舞蹈隊,旨在讓宣舞傳承下去並且發揚光大。

1996年,仁增旺姆入了黨,當上了底雅村小組長。從那時起,在重大節日,仁增旺姆經常帶著舞蹈隊到底雅鄉、札達縣跳舞,舞蹈隊優美的舞姿、美妙的歌聲,使底雅宣舞的名聲越傳越遠,成為札達宣舞中一朵靚麗的奇葩。

從1997年開始,政府每年發給仁增旺姆5000多元的務工補助,用以對宣舞傳承的扶持。也就從那時起,仁增旺姆在心中默默告訴自己:宣舞是族的一種傳統文化,一定要把宣舞發揚光大,讓人們在宣舞中感受藏文化的無窮魅力。

扎西央宗是仁增旺姆的第一個徒弟,也是仁增旺姆手把手教出來的宣舞“高手”。

今年45歲的扎西央宗中等個子,也是底雅村人,從十幾歲開始,她就迷上宣舞,對仁增旺姆十分崇拜,一心一意想拜她為師。

看到扎西央宗的誠心,仁增旺姆便開始手把手地教她跳宣舞,從舞蹈動作到歌曲唱腔,從服裝穿著到神情表達,她都耐心細致地一一傳授。

在她的悉心傳授下,扎西央宗進步很快,逐步成為宣舞骨干。現在,仁增旺姆已收了底雅村底雅組、馬陽組、古讓組、榮堆組4個組的旦珍旺姆、拉宗等20多名徒弟。

在傳授宣舞技藝的同時,仁增旺姆還經常告訴徒弟們,宣舞是一門舞蹈藝術,它傳承的,不僅是舞蹈,更是族文化。我們要在宣舞傳承中弘揚族優秀傳統文化,讓宣舞這朵藝術奇葩,在中華文化大花園中盡情綻放,散發出沁人心脾的藝術芳香。

仁增旺姆深深地知道,要吸引更多優秀人才加入非遺傳承人行列,形成完備合理的傳承人梯隊,確保傳承好、保護好、弘揚好、發展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光靠她一個人,宣舞是很難發揚光大的。因此,她發動徒弟們收徒弟,通過傳幫帶,讓底雅宣舞走出底雅、走出札達,走向阿裡、走向全區。

仁增旺姆的徒弟扎西央宗現在也收了徒弟德慶曲珍、央宗等,年輕人對宣舞的熱愛,讓宣舞隊伍日益壯大,現在,底雅村全村70戶284人,絕大部分人都會跳宣舞。

每年4月,在杏樹花開的季節,仁增旺姆就帶著大家一起在“康布堆慶”節上表演宣舞,那激動人心的盛大場面至今讓她記憶猶新,那是宣舞學習、教授和傳承的最好機會,也是宣舞普及的最佳時機。

2020年,底雅村終於成立了自己的文藝隊,仁增旺姆的徒弟和徒弟的徒弟們,成為文藝隊的骨干力量。文藝隊到底雅鄉,到札達縣,甚至到阿裡地區表演,使底雅宣舞在阿裡家喻戶曉。

文藝隊在外出表演時,以前每人每天有200元收入,現在,每人每天有300元的務工補貼,大大增加了群眾收入,帶動了群眾增收致富。另外,仁增旺姆每年還有1.1萬元的非遺傳承經費,家裡日子越過越幸福。

制作一套宣舞表演服裝要1000多元,而且全是自己制作的,服裝名叫“央魯”。這也是非遺傳承的一項重要內容,仁增旺姆不僅自己會做,也將制作技藝傳給了徒弟們。

傳承的步伐永不停歇。近年來,底雅鄉不斷加大非遺保護力度,非遺文化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護和繼承。現在,札達縣共有宣舞傳承人5人,其中一名國家級宣舞傳承人於去年去世,現在要做的,就是在自治區級宣舞傳承人中申報一名國家級宣舞傳承人,這是宣舞傳承的一件大事。

象泉河依舊奔騰不息,宣舞傳承也會代代相傳,這是一場沒有盡頭的接力賽,也是一場不斷發揚光大的文化傳承。

陽光下,年邁的仁增旺姆還在忘情地跳舞,一臉的虔誠、滿腔的熱忱,那是一個靈魂舞者對生命的贊美、對生活的熱愛、對未來的期盼。作為非遺傳承人,她的“宣舞人生”還在繼續,她的非遺傳承還在續寫新的輝煌。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