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他延续了这一项工作,不断的通过引进和续约球员来加强球队的阵容。在去年夏天签下六名球员之后,这个夏天阿尔特塔签下了前锋首选热苏斯、进攻三区好手维埃拉以及一纸合同延长了恩凯蒂亚的效力年限。

但是目前一线队中仍然有一些人的未来笼罩着疑云,其中许多刚租借回归的球员需要明确球队对于他们的定位和安排,因为他们即将进入合同年,而其他人则可能需要换个环境确保自己的登场机会。

拉姆斯代尔于去年加盟阿森纳,以超乎大家想象的速度取代了莱诺成为了阿森纳一门。尽管这位24岁的门将在赛季末遭遇了状态下滑,但是在本赛季和可以预见的未来里,他仍然将牢牢占据一门的宝座,面对的是美国门将特纳的竞争。去年夏天,他签署了一份为期四年的合同,其中包括球员延长一年合同的条款。

莱诺在阿森纳效力的时间可能已经走到了尽头。这位德国人处于他的合同年,即使在出球方面相比拉姆斯代尔而言略逊一筹,他仍在之前一直保持着稳定和可靠的表现。TA上个月表示富勒姆正在努力签下这位希望继续留在伦敦的门将,但目前还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特纳今年夏天加盟后,大概率是作为二门的。这位28岁的球员为美国国家队出场过18次,表现颇为出色,应该能够给到拉姆斯代尔一定压力。欧联杯和联赛杯的比赛可能会是他的比赛机会,但是拉姆斯代尔和莱诺成为一门的经历都证明了一件事,在阿森纳,二门可能会迅速变成一门的。

小奥出自阿森纳青训,并且获得了一份为期三年的职业合同,成为了一线岁小将还没有任何正式比赛的登场机会,仅在过去两个赛季中数次作为替补门将进入大名单。他9月份就要满21岁了,这赛季可能是他寻求外租以获得登场时间的好机会。

随着特纳的加盟和小奥的晋升,鲁纳尔森似乎已经不再是阿尔特塔的长期计划的一员。这名27岁的冰岛人在阿森纳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赛季后,在21/22赛季被外租到了比利时奥哈瓦里俱乐部。尽管他也一起去了德国,但是新赛季被外租出去也不奇怪。

这又是一个去年夏天加盟的强援,这位23岁的日本国脚签署了为期四年的合同,并且在首个赛季里技惊四座,成为了阿森纳最为可靠的右后卫。但是赛季末受伤了三个月错失了众多比赛。可以兼任中后卫和左后卫。

塞德里克的未来并没有很着急,葡萄牙人进入了合同的最后两年。正如TA在6月份报道的一样,教练会把他定位成应急替补,所以也不着急让他离开。在上周阿森纳给伊普斯维奇吃了个5-1的闭门羹的比赛中,他出任了左后卫。

大头也进入了合同年,分道扬镳的剧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这位右后卫上赛季被租借到皇家贝蒂斯,在那里得到了球队的高度重视,随后他便公开表示了希望永久加盟贝迪斯。但是西甲球队的财务状况可能会让这笔转会变得困难。即便如此,他仍然在阿森纳队中有着较高的威望,在面对伊普斯维奇的比赛中担任了队长,但是27岁的他应该还是会选择寻求新的挑战。

苏格兰人去年将自己的合同续到了2026年,他已经归队参与了训练并且前往了德国。在阿尔特塔看来他是球场上的领导人之一,也是潜在的队长,因为蒂尔尼在拉卡泽特由于膝伤赛季报销之前,经常会在拉卡泽特被替补换下后从他手里接过队长袖标。当这位25岁的左后卫因伤缺席的时候,人们就会开始想要不要找一个同等水平的左后卫人选上,而过去三个赛季,这貌似成为了某种常态,这也是阿森纳最近对阿贾克斯的利马感兴趣的原因。

这名21岁葡萄牙边后卫的第一个赛季十分不稳定,上半程的时候让人连连称好,而下半赛季却让人高呼降压药何在。在对阵诺丁汉森林和水晶宫的比赛中,他都在半场就被换下去了,这也让他失去了信心。TA上个月报道,马赛想租借这名后卫,但没有任何协议达成。是否放他离开也取决于阿森纳是否能找到合适的替补,比如利马。

这名中卫后在去年和阿森纳签订了五年长约之后,遭遇了一个比较艰难的开始,但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他找到了自己的状态。他的技术和高位压迫能力是阿森纳仰仗的对象,并且能够在新赛季和萨利巴形成良好的竞争。怀特坐稳了首发的位置,但有时候也不得不客串一下右后卫。

这位26岁的球员在2021年1月和球队达成了一份续约合同,被视为了球队值得信任的中后卫人选。他大概率不会成为首发,但是阿尔特塔重视他的人品和个性,认为他可以成为年轻球员的表率。比如去年12月霍尔丁指控了比赛现场有人对塔瓦雷斯和佩佩喊了种族歧视的话语,并且这个人当晚被有关当局逮捕。

萨利巴成为阿森纳一员已经三年了,而接下来这个赛季,是他在阿森纳的未来的最重要的一个赛季。萨利巴此前公开表示要为自己在球队中的位置而努力。因此阿尔特塔将会给这名年轻球员机会,而萨利巴需要确保自己能抓住。目前还不清楚萨利巴的故事会怎么书写,但是下赛季开始后,他需要不断的冲击怀特的首发位置。

这名28岁的球员在乌迪内斯完成了还不错的租借经历,而乌迪内斯之前也表示过想要永久签下他,但是这笔交易仍然因为财政状况不乐观难以进行。为马里找到一个合适的安排可能是至关重要的,在每个人都可以出场比赛的情况下,他很大概率得不到任何英超的登场机会,欧联杯小组赛阶段可能能捞到一点机会。尽管阿尔特塔还蛮尊重他,但是阿森纳为追求防守的质量,很明显并不需要他。

24岁的加布是在马里之后签下的,他对于后防线的提升是毋庸置疑的,空中对抗和地面防守他都展示出了足够的侵略性,稳固了阿森纳的后防,并且成为了上赛季的进球利器,以5个进球冠绝英超其他中后卫的进球数。霍尔丁在5月份曾把他形容为阿森纳后防线上的基石(Rock),这块基石在阿森纳是非常重要的,合同还剩三年,不用着急,但是明年的时候续约议程就要摆上台了。

去年阿森纳延长了扎卡的合同,以在罗马对他不断抛出橄榄枝的情况下保证他的市场价值。这名瑞士人已经成为了阿尔特塔麾下一个影响力很高的人,但去年夏天而言,没有给出阿森纳期望的报价是他留下来的一个重要理由。这名29岁的中场合同还有两年,并且附带一年延长的选择权,关于他的合同问题也不用着急。

2020年用解约金砸下的加纳人,已经成为了阿森纳最重要的中场球员,然而和蒂尔尼一样,他饱受伤病的侵扰,目前来看队内没有球员能取代他的地位。

埃及古利特在今年夏天选择了在阿森纳再踢一年,和塞德里克的情况一样,阿森纳将他视为一个替补好手,而阿森纳也有延长一年合同的选择权。

22岁的比利时球员在签下一份长约之后,在上赛季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技术很强,但是比赛阅读能力还是太差。本赛季应该能继续提高,欧联杯的比赛机会会帮助他进一步建立起自己的节奏,这是上赛季缺乏合适的比赛机会的后半段无法提供给他的。

奈尔斯未来在哪里,没人清楚。他也进入了合同年,而在过去两个赛季里,他一直在苦苦寻求出场表现的机会,这两个赛季他都在后半段被租借出去,一次到西布朗,一次到罗马。他在意大利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坐在冷板凳上,现在他回到了阿森纳参加了季前赛。上赛季阿尔特塔会在中场的位置选择他,但是下赛季他可能得不到中场的机会了。

26岁的乌拉圭人的离队似乎是一个“什么时候走”而不是“走不走”的问题。他也即将进入合同年,之前在佛罗伦萨的租借比较成功,他赢得了三次月度最佳球员,但佛罗伦萨拒绝行使1500万英镑的买断权,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还不清楚。

英格兰天才的未来是现在最为紧迫的,他2020年延长了他的合同,但是考虑到他这两年的成长速度,成为了阿森纳右翼不二的选择,球队尽快确保续约完成是很重要的。萨卡今年9月才满21岁。

去年夏天,挪威天才在永久转会阿森纳后签下了一份为期4年的合同,并拥有一年的延长选择权。经过一段适应后,他也在冬天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并成为了阿尔特塔最为仰仗的球员之一。在本赛季最后八场比赛里厄德高成为了球队队长,这表明了他多么的受到重视。目前还不知道队长袖标会花落谁家,但是在未来几个赛季里,厄德高将一直是阿森纳中场的关键人物。

史密斯罗是这只阿森纳的现在和未来。在去年冬天他受的小伤让他下半赛季状态有所起伏之后,确保一个健康的身体将是下赛季他的重要课题。正如本赛季上半段一样,他很可能仍然会是阿森纳攻击型中场位置上的关键替补,无论是拉边还是居中。这名21岁的英格兰人在去年夏天和球队签下了一份为期5年的合同。

巴西人在2020年选择了续约,并且有一个可以延长一年的选项。现在马丁内利已经成为了巴西国脚,并且为阿尔特塔的攻击线提供了非常可靠的选择。目前他已经证明了自己能在左路、右路以及内切的能力,这将在接下来几个赛季里为阿森纳提供稳定的进攻火力。

佩佩似乎已经不再被需要。萨卡、S罗和马丁内利的出场顺位都比这名27岁的球员靠前。之前阿森纳对于拉菲尼亚的兴趣也表明他们热衷于想进一步提升边锋的质量。由于他的合同还有两年,阿森纳想要送出这名标王的最大障碍还是资金问题。

从费耶诺德结束租借归队后,内尔森有可能可以再次获得机会,并且给人留下印象。萨马罗的存在会让他很难有稳定的英超出场时间,但是欧联杯和世界杯前密集的赛程,他可以为这些位置提供必要的深度。作为他的合同年,这将是22岁的他最重要的一个赛季。

这名葡萄牙U21队长是今年夏天加盟的另一位年轻球员,他由于有能力为上赛季阿森纳总是差一下的进攻三区提供更多活力而得到了阿尔特塔和埃杜的赏识。

巴西人是今天阿森纳的首要目标,他希望能成为球队的主力前锋,并坚持作为他更喜欢担任的9号位球员,尽管他也有能力为球队提供进攻宽度。

这名青训出品的前锋的首要任务就是确保能一直有稳定的出场时间,这也是他上赛季直到赛季末爆发前一直不愿意续约的原因。热苏斯的到来意味着这位23岁的球员不能保证首发,但与上赛季相比,他能展示自己的机会更好。

尽管其他球队对他表示了兴趣,但是这名21岁球员去年春天签署了他的职业合同。他在21/22赛季后半段被租借到了米德尔斯堡,在那里他偶有亮眼的发挥,但是为了阿森纳的出场机会,他还需要更多的一线队征战经验。如果他在今天夏天再次被租借,或者在联赛杯和欧联杯中用完后再被租借也都不奇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