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红:猫耳洞的生活各有各的过法,那就太丰富了,也太单调了。而且天天是大眼瞪小眼,有只老鼠来的话给他们作伴,他们都非常的开心。遇到炮战,前线养了一些鸡啊、猫啊、狗啊,炮一响,那只鸡啊,跟人一样地挤着跟人一起在那儿躲,嘎嘎嘎往里面钻。

要个人来一个信啊,那是最最开心的了,谁谁谁来信了,可以说没有秘密的,我王红来信了后,那一个标点符号大家背得熟熟的,真是达到共享,共同分享,你的所有信里面的喜怒哀乐。

王红:情书有啊,情书太有了。你想都是年轻人,当时那叫洪学敏,那个年代的电影明星,床头贴满了,现在话说叫粉丝,当时还不叫粉丝,你要把那个贴大军营里面肯定不行,但是在前线贴了也就贴了。领导来了看了也睁眼闭眼过去了。

王红:带去了,那时候还行首啥歌呢,《血染的风采》已经是后期了,《十五的月亮》已经唱得唱腻了。就什么吉米吉米吉米,阿加阿加阿加。然后这帮战士们就跟着这样的旋律,干吗呢?迪斯科。

解说:这张照片叫《老山迪斯科》,两个战士前沿阵地下来,一听到音乐,连钢盔和弹夹都没来得及摘掉,就跟着节拍跳了起来。

当时经常有文工团来前线慰问演出,这张照片记录了演出间隙,两个小战士拉着一个文工团女兵,在树林里聊天的情景。

王红:鼓起勇气然后把她叫过去,然后在那儿不知道说些啥。平常非常羞涩,平陈都是大老爷们,一有女兵在现场胳膊腿都没地方搁了,都是这种感觉。女孩子来了,多非常矜持。

王红:这时候不一样了,说几句话,说点啥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这些战士,明天就要去出征了,我只知道这个。

解说:这就是那张日后倍受争议的照片,《激战中的突击队长马全斌》。王红近距离拍摄到马全斌在炮火中,向上级汇报战况的紧张表情。就在这次战役中,马全斌身负重伤,几乎丧命。

王红:负伤后送到后方了,他的这个未婚妻来看他,来看他的时候他跟几个战友商量,他说怎么办,我这儿现在伤成这个样子,她要真跟我结婚,咱不是把人给害了吗。

她又那么年轻,反正现在只是未婚妻嘛,脆把她吓跑,出了个啥馊主意呢?用我们那个伤员的那个假肢,放到他的床边,把那个腿用绷带一缠,本身下巴打掉了,他再来给你来个啥呢?再来人造一个假肢,想把她吓跑。

我们这个未婚妻说啥,她说你别以为你这样的话就把我怎么的了,我们当时订婚的时候,有双方父母在,你出征的时候那么多人把你欢送走,你现在生是我的丈夫,死是我的,就说到这个份上。我有这样的觉悟,你别给我来这个。

解说:1987年,战争接近尾声,王红也终于离开了前线,望着眼前欢迎的人潮,王红的魂魄却还留在那炮火纷飞的地方,他知道自己的工作并没有结束,因为无数生死与共的战友,已长眠在鲜血染红的土地下。

在烈士墓地,王红拍下了抚碑痛哭的白发慈母。为儿子最后一次斟上菠萝酒的老父亲,还有在坟前为牺牲的士兵播放他最喜欢听的邓丽君歌曲的年轻姑娘。

王红:除了邓丽君的歌,还有他们说的话。录的音,说的话留下的话。她当时这个服装很时髦的。

陈晓楠:挺有八十年代那个时候的特征,可能是一个士兵年轻的妻子,或者是他的女朋友。

王红:按照这个年龄看应该是女朋友。那么多一面山啊,一面山的烈士墓碑,亡灵啊,你站到这儿,你就是再一个钢铁汉字,你站到那儿你也得心里也要打颤,要震憾。

这个人叫于洁,她二十年之后,看到这张照片感动坏了,她当时你想想,是在平常简直不可思议的事。没想到她一个人吸了那么多烟,祭奠她的战友。

王红:大小伙子啦,我很想把这个照片送给他,这二十多年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他是咋过来的。

陈晓楠:从1985年12月到1987年6月,十八个月,这就是王红经历战争的时间,也是改变了他一生轨迹的时间。在那里他曾经迈向死亡,却被一双双根本不知姓名的战友的手,有力地拉了回来。而在那里他拍摄了2800张照片,见证了数不清的面容,恐怖与坚毅,悲怆与豁达,但无一例外的年轻与鲜活。

硝烟散去,这些脸孔永存。二十多年来,王红其实一直在找,他想找那些活着的战友,也想找那些死去的战友的亲人,希望他这些定格在照片上的面孔,亲自交到他们手上。十八个月,烙印了王红一生中最深刻的生命记忆。

王红说,经历过战争,他就不再只是个摄影师了,即便他其实早已复员,可是他依然还认为自己始终是一名战士。

解说:2007年年末,在平遥国际摄影展上,王红重逢了他的战友,曾经的突击队长马全斌,王红还计划,在2008年的清明重返老山,去重温他们共同的生命记忆。

陈晓楠:你们在二十年之后,你再给他看这个照片,他在看到当时自己这个表情,回想起那个那一刹那战场上的感觉。

王红:他当时看了后只是一句话,你把我拍成这样了,我都没见过,我说你废话。

陈晓楠:就是在战场上人和人的关系,是不是发生了特别大的改变,或者说跟不在战场上人和人的关系,是非常不同的?

王红:那就是战友,为啥很多人不理解,为啥战友见面啥也别说,就一个举手礼全包含了,真是,这个举手礼里边所有的东西都包含在里边。战友那是因为他跟生命捆绑在一起的,所以任何事情一旦跟生命嫁接以后,它的分量就不一样了地没有比生命更宝贵的。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