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6日,澳大利亚知名葡萄酒品牌奔富(Penfolds)携手战略合作伙伴中粮名庄荟,发布2016年份Penfolds Max’s 新年份葡萄酒。位于北京三里屯的快闪酒吧Penfolds Max’s Club也同期开业,展开为期一周的嘉宾互动专场。

音乐人黄伟文、主持人Mr.Q小强、钟表专家白映泽以及建筑设计师青山周平等不同身份的跨界意见领袖,先后到场Penfolds Max’s Club以“潜力觉醒”为主题进行粉丝互动。带领葡萄酒爱好者们进一步了解Penfolds Max’s这一品类,及奔富的首位酿酒师麦克斯舒伯特(Max Schubert)。

麦克斯舒伯特曾酿造出以奔富旗舰酒葛兰许(Grange)为代表的一系列经典佳酿,但葛兰许在最初研发时,由于与当时澳大利亚的主流葡萄酒风格大相径庭,遇到过许多困难与挫折。“这是Penfolds Max’s第一次推出快闪酒吧,选址在这样一个比较私密的空间里,也是为了纪念麦克斯舒伯特当时在地下酒窖中酿造葛兰许的独特经历,”富邑集团北亚区市场总监姚圆佳介绍说。

Penfolds Max’s Club 开幕第一天,《浮夸》、《可惜我是水瓶座》等歌曲的填词人黄伟文以音乐人和时尚评论人的双重身份来到现场。关于葡萄酒与他的生活,黄伟文和菲卡记者聊了聊。

A:其实是不会,很多时候我酒后写下的歌词过后再看都是不能用的。虽然喝酒之后有很多平时没有的灵感会来到我的脑海,但那种状态就像在仙境,体验过就好。

A:其实舒服的状态,往往发生在熟悉的环境里。有人以为我写词的时候要穿真丝睡衣,其实不是啦,旧旧的衣服反倒令人感到更放松。还想不到什么生活里必不可少的东西,但是我写词的时候是会用印有自己名字的特制稿纸,这算是我的仪式感吧。

A:这首歌是写给30岁以后的陈奕迅,人在这个年龄开始愈发成熟。最初的名字是《蜜桃成熟时》,但是蜜桃的发音总是很难和我想的歌词押韵,于是这首歌的主角便歪打正着地变成葡萄。

截至我今天的人生,与当时写下这首歌时并没有特别大的心境变化,即使再写一首,恐怕也不能超过《葡萄成熟时》了。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